银杏场

老庙·银杏·茶·你

      编辑:银杏       来源:银杏场
 

走过茫茫忘川,

美得摄魂的蔓殊沙华,

也不曾令我忘却:

我在等一个人。

于是,

我向上天求了五十年,

用这五十年,

在这老庙,

等一个人。

时光斑驳,

院中银杏已然苍苍。

石道上,

金与褐的落叶新旧交叠,

累了一层又一层。

你来或不来,

是什么模样?

我心惴惴。

时光是怎样流过的呵……

我双手无力,

翻不动旧日的文卷,

提不起往时的纤毫。

唯一的消遣,

便是在心里,

无数遍回忆着你的样子、

我们的相遇。

每一句对话,

都已倒背如流。

你来或不来,

可还记得我的模样?

我心挠挠。

等待是种长长的煎熬,

长得望不到头,

煎熬的,

是时光流转,

约定是否还被铭记?

你来或不来,

我心惶恐。

木门的吱呀声,

惊醒我蒙满尘灰的梦,

刺眼的光亮中,

有人影熟悉,

是你,

又不全是你。

从此,

院里石桌上,

便常有一壶茶两盏杯,

一如往昔。

我在阴暗中细细端详:

也是那般明亮呵,

迷蒙的眼中带着泪光与期许,

如你……

我鼓足勇气,

上前讨一杯茶,

温柔的话语耳畔再次响起:

“茶凉了,

我再去给你续一杯。”

倾刻间,

泪满衣襟。

偿了,

五十年的等……

只一眼,

了无牵挂。

身后,

老银杏落叶翻飞,

你已泪如滂沱……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